开启左侧

蜗居

[复制链接]
廖笔轻愁 发表于 2012-12-22 12: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近郊有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住的还算舒服。所以算不得蜗居的一群。在某一个早上我与这部在09年大获全胜的电视剧里的人物还是共鸣了,海平海藻苏淳宋思明,包括那个在一场拆迁里意外送命的李奶奶以及她的一家人,似乎都是我和我认识的人,或者我周围的某一个邻居。

      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极了海萍,一个急于挣钱改变自己生活的女人。我虽然没有她那样的急切却也一直奔波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忙于改变自己的生活。好在我生活在一个小城市里房价没有那么高,生活压力也没有那么大,所以不必像她那样节俭,因为一块钱与苏淳争吵,或者几年不买一件新衣服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相同的是我们都在社会的底层,灰头土脸的挣扎。虽然也许看上去海萍是穿着西装在外企打工的白领,我曾经是一个小公司里把高跟鞋踩的嘎嘎作响的会计,但是依然难逃挣扎的命运。我的职业在当时被一些人称作粉领,待遇不高工作体面,却没有升迁的机会,介于蓝领和白领之间的一种。我经常像海藻一样被我们那个开着广本精于算计的老板,支使着做一些工作范围之外的事情,或者在我快要走出办公室下班的时候,被他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叫回来,要这样那样的一些数字,我想他的广本也是我们一干人的剩余价值。我和海萍一样领着少着可怜的工资,因为觉得待遇不高,工作便不太积极,因为工作不积极,老板便也觉得工资不高是应该的,就这样的恶性循环着,我完成我的正常工作,做一些工作以外的工作,态度不积极。上班的时候,我会像一个不愿上幼儿园的孩子一样硬着头皮,很多在国企上班的人也许这辈子都对这样的工作状态无从感知。我想,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挣扎。

       有时候我是恨海萍的,如果不是她的急功近利,如果不是她的纵容,也许海藻不会付出那样惨痛的代价。海藻是可爱的,虽然被很多人唾弃,但是她曾经是那样坚定的想要把宋思明拒之门外。虽然她享受着宋思明的宠爱,房子车子在她这里都是呼之则来的东西,但却因为这些,她断送了宋思明,也断送了自己做母亲的权力,对一个女人而言,她爱的人,和做母亲的权力,哪怕,哪怕只留下一样就好。这样对她来说,也不会太残忍。毕竟宋思明真真正正的爱过她,那个原本可以满街跑的孩子,在海藻的惊慌失措中,没了。那个跟她在床上翻云覆雨,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男人也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在最后那段特殊的日子里,宋对她难以顾及,她在回忆吗?回忆自己曾说,你不在的时候,这里到处都是你的气息。回忆宋曾说,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回忆她撒娇,使小性子,宋则面带微笑,淡然处之的神态。在宋心里,是把她当孩子的吧。给海藻的,只能是一声叹息吧,这个世界没有错对,有的只是我们能或者不能承受的后果。

       觉得沉重了,为了所有还在挣扎的人,为了李奶奶用生命换来的新房,为了账户里有3个亿还琢磨着给钉子户门口泼粪扔死猫的没有远见的陈寺福,为了在爱情里迷失的,被检查组在他的爱情里找到突破口的千千万万贪官中的一个却还算是好官的宋思明。

       把沉重放下吧,毕竟我还是幸福的。



杯水情歌 发表于 2012-12-23 17: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适者生存吧  只要习惯了就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水情歌 发表于 2012-12-23 17: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自己觉得好廉就行了, 不要和别人去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汉管闲事 发表于 2012-12-26 23: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与别人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根在乡村 发表于 2013-2-2 10: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和你一样,挣着可怜的工资,听着大小领导批评,有气的时候,就在网上发点牢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云之彼端 发表于 2013-3-1 21: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本身就是呈现事实,对与错无绝对,只有选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临汾网友  发表于 2013-4-1 09:55:14
顶一下!
好久不见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