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风声

[复制链接]
切·格瓦拉 发表于 2013-2-8 17: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sb.jpg

很久没有听到风声……

真的很久很久……

风声对地球来讲也许是鲸鱼绕大半个地球的声音,也许是海啸的声音,或者是地震的声音,或者是蛐蛐的鸣叫,或者是花开的的瞬间。风声对我来讲就是物理学上所说的风过耳的声音,是子弹划过空气,是榴弹刺破间隙,是毛笔擦过白纸是母亲吻着婴儿的屁股蛋儿,是高山上流云,是大河的奔流,是阿富汗人拉响炸弹的呼啸是高加索备受屈辱的低鸣,是大汉受屈辱的抗议是战机跃起甲板的轰鸣……我都叫做风声。风声鹤唳,大风歌,秦腔、眉户加乱弹,杀驿、跑城、玉堂春,是“十三红”是王秀兰,是闫逢春是郭泽民,是土炕上的女人是女人的土炕,是沙尘暴是泥石流,是龙子祠的泉水是老爷顶的青松,是矿难是慰问,是品茶充当陆羽是喝醉冒充李白,是超市的叫卖喇叭声是乞讨者拉的二胡,在风中,在这西北风里五味杂陈的荡漾,就像跳进去洗不清得壶口黄河水,我这喝这西北风的男人-----喝就喝它个天翻地覆,喝就喝它个迷迷糊糊,喝就喝它个腾云驾雾喝就喝它个开膛破肚。

风萧萧兮易水寒,背剑刺秦的荆轲不怕大风,怕风湿的是哪个王,荆轲瘦小伴随一位彪形大汉一起去咸阳宫杀秦王,没想到平时吹嘘自己好汉的得蛋疼的这位所谓好汉一见到咸阳宫的高大深远竟然吓得早早的瘫在了台阶上,看来胆子大小不在乎肥头大耳身高体胖,风气最重要。风气风气,底气不足何以抗住大风?

记得那些理学大家们喜欢【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下边还来个【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结果一个个狗球毛屌男盗女娼,除了朱熹还算一时的理学之风其他的活活气死王阳明。

现在是个很少接触风声的时代,很多人坐在了有着空调密闭的汽车里,开着本田骂着太君,看着女优骂着不要脸,开着房间跟下属走私开着大会跟大家无私,哪里听得到风声?那里接触到地气?哪里知道四季气候变幻?哪里知道民不聊生?哪里知道戴着手表的哥哥们心里想着全是立牌坊的小凤仙?开着汽车骂三轮挡道,见到领导哈着腰,散步骂开车的瞎了眼,一上车就骂走路的找死,叫自己的宠物狗叫儿子叫自己的父母老不死的……

不知从何时起,风声早已离人远去。

我回忆那个骑着摩托车兜风的时代,风就在自己的耳边,风就在自己的身边,四季的风,城市的风,乡村的风,民风……

诗经·国风·卫风里有云:“芄兰之支,童子佩觿……”郑风里云:“有女同行……洵美且都”……几千年前的古人仿佛早已看透了现在的追逐名利,杜甫早早的就看透了风气,知道这社会很多人买不起房子:“安得广厦千万间……”也早早的看透了贫富差距风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有些作家描述犯罪分子和江湖盗贼流寇被追捕的时候最习惯的一句话:“兄弟,风声很紧……”。可我老觉得别扭,我咋觉得我就是那些万恶的盗贼呢?我是心电图?偷听风声?哈哈……

风声,冬天就快过去,春风希望不远。

很久没有听到风声……

真的很久很久……

psbCA3JBGZ1.jpg
西山道人 发表于 2013-2-8 21: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切·格瓦拉 发表于 2013-2-9 02: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山道人 发表于 2013-2-8 21:31
精彩!

过个好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好久不见你了,切格瓦拉同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