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侯马北机务段侵犯职工权益的利器

[复制链接]
不论从字面还是官方的定义,职工代表都是职工利益的代表着,由其组成的职代会,是官方认可的合法代表职工参与企业民主管理的机构,代表职工行使对企业监控的权l力。
在现实中,职代会并没有扼制企业的不良行为,一些侵犯企业职工合法利益的规定和制度被通过,从而将不合理的“土政策”披上合法的外衣,于是形成了职工自己侵犯自己权益的怪象。
原因是显而易见的,组成职代会的代表产生方式,使本该代表职工利益的职代会变质腐败。
根据《工会法》及(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的规定,职工代表是由全体职工选举产生,职代会的主体应该是全体职工,职代会代表职工行使企业民主管理的权力。多好的制度,多好的期望啊,然而一旦经过利益集团的操纵,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回事,一切却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很多时候,职工代表的产生是各级干部指派,或者就是干部本身。他们有些即使来自职工群体,为了所谓的“进步”,已经不能客观的反映职工的疾苦,于是整个“代表”群体所代表的已经不是职工的利益,而是利益集团的利益,于是职工唯一和企业对话的合法方式被消灭了。
有这么一个职工,为了搞清楚自己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为何没有缴纳,屡被推诿后只有找段长(单位的行政一把手,相当于厂长)希望得到协调,没想到等到的是打击报复,近2年没有工资,至今没有医疗保险,信访四年,没有任何的答复。利益集团因为各种原因给职工打上了“无赖”“无理取闹”的标识,倘若职工真的“无赖”或者“无理取闹”完全可以指出其不当之处,甚至法办之。倘若四年来不能自圆其说,只是以诋毁职工名誉或以职工的健康甚至生命为要挟,不只无赖而且无耻至极。
这是一个职工的个案,职工代表们看不到情有可原。
职工澡堂,对于每天和油泥打交道的工人来说,澡堂是每天工作的结束,洗个热水澡,干干净净的回家应该不是什么奢望,然而,整个冬天,暖气不暖,工人在冰窟一样的环境洗浴,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没有人愿意洗一次澡咬一次牙,感冒发烧只能职工自己去承受。职工代表倘若说不知道,那么只能说他们没有光顾过职工澡堂,他们洗澡另有蹊径。
职工食堂,自从改造后,饭价飙升,餐具需要职工自己整理。这些都能理解,毕竟领导安排的就是要食堂挣钱,然而好歹把饭菜做好,现实的饭菜质量真的不敢恭维。很多职工宁可到原来的招待所食堂排队就餐。难道职工代表们连吃饭都另辟蹊径吗?
或有人坚信,此不是所有的企业现象。我唯有诺诺。
或有人坚称必须有一个范围,我只能说:太原铁路局侯马北机务段。
据说,侯马北机务段的职代会在“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的情形下,胜利召开,圆满闭幕。倘若是整天奔波在外的火车司机不知道这个消息尚有可原,似我等整天在单位刻苦的工人不知道职代会召开的信息,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职工的会议职工不知道,职工的代表职工不知道是谁,职代会审议了什么通过了什么职工不知道,职代会做过什么将要做什么职工不知道。
职工等待的只能是不知什么时候公布的考核(扣钱)制度,即使这些制度明显的侵犯了职工的合法权益,然而冠以“职工代表审议通过”的桂冠,在职工潜意识里,自己只是个体,少数服从多数是产业工人的基本素质,于是,工人放弃了维权。于是,职工代表成为侵犯职工利益的利器。
即使利益集团以压制手段粉饰之,然而一旦他们的运作大白于天下,必将贻笑大方。
不久前,侯马北极务段记名传达了一个处分通告,大意是检修某班组(机车,即火车头临时故障抢修的一个班组)四个人在凌晨5点打盹睡觉被罚款各一千元。抛过罚款一千元已经超过工人月工资的百分之三十涉嫌违法不说,仅仅是处罚主体,每个工人都明白,那只是干部们懒政的具体表现。
一线班组的工作面没有睡觉的条件,工人们一定是依靠在工件或者座椅上闭目养神而已。夜班,倘若在工作繁忙的时候,一夜会在不知不觉中溜走,然而在无事可做,而又要求不得读书、不得看报、不得摆弄手机,甚至不能闭目养神的情形下,简直是对人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蹂躏。
即使是在线上的火车司机,在停车时间(非短时间的会车)闭目养神未尝不可。充足的休息不正是保证安全的前提吗?我的一个火车司机兄弟,在凌晨三点,按照领导要求瞪着眼睛煎熬了四个小时,开车,直到黑匣子提示“注意弛缓”时才反应过来,单阀没有缓解(相当于汽车拉手刹开车),对于老司机而言,倘若不是疲惫到极点,这样的低级错误,根本不会发生。
这样的规定,一定是没有一线工作经验的办公桌们臆想出来的。验证很简单,在工作环境相对优越的办公室,什么也不做,瞪着眼睛在监控下等待几个小时,试验一下自己能否坚持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倘若非要以保证安全的名义做大旗,不妨到堵成长龙的高速路,对着司机们高喊:“不得读书,不得看报,不得玩手机、、、、、、”文明的回应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其他、、、、、、哼哼,如果能全身而退就是成功。
而我们的职工,容忍了对健康的剥削,忍辱负重毫无怨言,认真工作。多好的工人啊,职工代表们,你们忍心那些无情剥夺工友健康的规定得以实施吗?
工作相对艰苦相对劳累的火车司机,报酬丰厚些本无可厚非。那些保安全保百天的奖金向火车司机倾斜些也无不可,然而,当奖金相差数倍就必然引起不良情绪的产生。同样的要求同样的考核标准,火车司机在岗位工资上已经体现了多劳多得的分配原则,而奖金的本意是肯定工人的劳动成果,难道后勤保障部门在保安全保百天的活动中没有尽力?那么在今后的工作中,后勤保障部门能够仅仅工作现有工作量的几分之一吗?这样的分配方案,即使不可能引起罢工,然而消极怠工的风险显而易见,职工代表们,这样的分配方案你们怎么审议的?
换位思考,理解职工代表的难处,他们需要对赋予他们审议权力的人负责,如果是选举产生,他们会忠诚于职工,如果是指派产生,他们将忠诚于指派他们的人。我敬佩他们的忠诚,但是鄙夷他们的为人,为了得到蝇头小利,他们出卖的不只是朝夕相处的工友的利益,还有他们的良心和灵魂。
对于利益集团,“君臣既自贤矣,而群下同声贤之,贤之则顺而有福,矫之则逆而有祸,如此则善安从生!”妄自尊大而又听不进异议,离灭亡的日子不远了。
有个事情一直如鲠在喉,侯马北机务段某些干部被检察院传唤,现在几个中层领导还在看守所。他们到底犯了什么事情?难道真的如某些领导的答复——和工人无关?如果是贪腐,和工人无关又和谁有关?单位如果以检察院正在侦查无可奉告的理由缄默,职工代表真的无话可说。可是据我所知,即使现在,还有职工在实名举报单位某些领导的贪污腐败,举报一直在进行,半年来没有任何回音,职工代表可不可以追究纪委的不作为?难道非要发展到检察机关直接插手,某些人进了看守所,才大把银子流水价使出去,忙着平账忙着捞人?
当然可以理解,真金白银的抛洒,既满足了自己挥金如土的满足感,又体现了自己的袍泽之谊,岂不美哉!而对于那些被侵犯了权益的工人,球,工人的死活与他们何干?!
joney 发表于 2014-2-14 08: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被删除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鸿笑天 发表于 2014-2-15 14: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律师打官司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青山依旧 发表于 2014-2-15 15: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这些机务当官的都知道,他们也是从乘务员一年一年干到主任.段长的,只不过是靠行贿有的甚至把他的老婆当礼物送上,等当官了就忘本了,罔贱疯.抻害剥,胀仄帲.都是从蒸汽司炉干到现在的段长,但他们已枉为人间一走。克扣工人的血汗钱,不把工人当人,当成呼来换取奴隶。希望段办.财务上的有识之士举报他们行贿受贿克扣工人血汗钱的罪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醉一生 发表于 2014-2-15 18: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侵权行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俺也是子弟,但是在地方上班了,过年的时候也听说了一些,侯北确实不够人性,摄像头查岗五分钟不动视为睡觉,真是惨无人道!可是铁路都是独立司法,并地方司法到现在都没音,能怎样?向上级反映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低调上班 发表于 2014-2-16 11:35
俺也是子弟,但是在地方上班了,过年的时候也听说了一些,侯北确实不够人性,摄像头查岗五分钟不动视为睡觉 ...

那本来就是上边的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鸿笑天 发表于 2014-2-15 14:32
请律师打官司吧

打官司会进入无限期的麻烦中。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即使明明合理合法的事情也会拖延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