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百姓话题] 举报临汾康庄堡书记吉五成

[复制链接]
中纪委、中央政法委、国家信访局:

我们是山西省临汾市康庄堡村普通村民,与山西省临汾纺织厂部分下岗职工,一起控告临汾市尧都区以吉鸿章父子为首的黑恶势力,恳求中纪委和中央政法委各位领导为民做主,秉公执法,查明吉鸿章父子黑恶势力的犯罪事实,严肃查处吉鸿章父子犯罪团伙,还当地群众一片和谐安宁。

吉鸿章,别名吉五成,临汾市尧都区段店乡康庄堡村人,多年来,伙同其儿子吉志强、侄儿吉三红、外甥刘天祥、妹夫宋三闷等亲属,纠集当地一些地痞无赖,长期利用占据康庄堡村党支部书记的便利条件,非法占地、倒卖耕地,大肆贪污、行贿、受贿,聚敛财产,暴力伤害当地村民百姓,非法破坏、干扰康庄堡村及周边自然村村民选举,逐步形成家族式黑恶村霸势力,被当地百姓称为“临汾东城第一黑”。我们举报的吉鸿章父子主要犯罪事实有:

一是,勾结社会地痞流氓,暴力争抢工程施工业务。

今年初,临汾市纺织厂及造纸厂破产企业下岗职工为解决生活困难问题,集资成立了洰洪公司,组织了部分下岗职工,购买了必要的工程机械,通过合法渠道承揽了临汾市投资集团下属盛年置业东盛华庭项目(原破产企业临汾造纸厂,纺织厂)的场地平整、土方挖运等部分工程。吉鸿章父子为争抢该业务,多次威胁、恐吓洰洪公司现场工人,并连续十多天在工地三个进出口倾倒垃圾,阻挡施工车辆及人员进出,另工程被迫停工,使甲方和各施工方蒙受巨大损失。洰洪公司员工始终保持冷静,竭力避免与其发生冲突。吉鸿章父子看到恐吓、捣乱无效,遂安排手下两名黑社会分子于2012年6月4日半夜11点左右蒙面闯入工地,凶残地用棍棒等凶器打伤工地值班工人袁××(有照片为证),并抢走当天一万余元的工程款,并威胁工人:“如果继续在这里干活就弄死你们!”目前,受伤工人仍在住院治疗,当地公安部门已介入。此事发生后,吉鸿章父子进一步变本加厉,再次纠集本村地痞流氓及黑社会分子100余人,有的手拿棍棒,有的手拿砍刀,盘踞于纺织厂周边,只要遇到洰洪公司职工便棍棒、拳脚相加。2012年6月7日晚11点左右,吉鸿章父子再次纠集本村地痞流氓及外来的黑社会分子100余人,暴力殴打洰洪公司负责人张**,致张××身上多处受伤,其中左眼严重受伤,视力由1.2大幅下降至0.2,经临汾市第二人民医院、北京同仁医院专家诊断,结果为外伤性黄斑裂孔,当前医学无法治疗,视力不可恢复,并会进一步下降(有受害照片和医院诊断为证)。张××本身为右眼失明的下岗残疾职工,在吉鸿章家族式的黑势力残暴手段下,现几乎等同双目失明,今后将失去工作和生活能力,年老父母及幼儿也无法照顾。吉鸿章父子两起暴力犯罪事件发生后,受害员工立即报案110并转至当地公安,但至今未果。因吉家父子宣称:“有官员支持,要灭掉洰洪公司有关人员。”致使该公司员工乃至想加入公司的下岗职工不敢踏出家门半步,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公司既要承担停工对甲方的赔偿,又要负担沉重的人员及财务费用。目前伤者无钱医治,公司濒临破产,员工悲痛无奈。还望各级领导能平民愤,树民心。

二是,暴力欺压村民百姓。吉鸿章父子经常以极低价将土地卖给开发商,以便个人从中渔利。为了卖地捞钱,吉鸿章对不交回耕地的村民,多次纠集当地黑社会团伙(东北帮等)对农民拳脚相加,用刀、棍棒、砍伤、打伤村民,胁迫村民交回耕地。吉鸿章还多次下令将耕地的地下管道挖出毁掉,断水、断电,倒入垃圾,破坏耕地,使耕地放置三年变为荒地,然后把荒废的耕地强制收回,再变卖给开发商。吉鸿章曾多次当众扬言:“谁跟我对着干,我就办了谁!” 村民在吉父子的胁迫下敢怒而不敢言,部分受害村民因此无法正常生活而背井离乡。

2002年吉鸿章强制收回村南口部分耕地时,因村民拒绝交回耕地,吉鸿章便派人挖断水渠,切断电源,半夜时分倒入垃圾,村民谭明义据理力争与吉鸿章发生争执,吉鸿章便指使其儿子吉志强伙同他人尾随谭明义,在谭夜晚回家之时用斧子对其后背、胳膊连砍两刀进行暗害,当晚谭报案至当地段店派出所,至今未果。吉使用粗暴、野蛮之手段,强制收回,变卖老百姓的耕地,如此百姓生命之源—口粮,从何而来?老百姓的生存谁来保障?

三是,违法占用和倒卖土地。吉鸿章自担任康庄堡村书记以来,在未依法办理农用地转用和征地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占用和倒卖大量土地,牟取私利。其私自变卖的耕地包括:解放东路市技术监督局后私房60余户、城东邮电局东侧89户、路东派出所东边,造纸厂路口约3亩地、原皇城公园约200亩地、现吉祥花园约50亩地,解放东路师大二校附近约70亩地(没有土地资质),上述耕地基为建筑民房。现荒废的耕地有:吉祥花园路两旁约60亩、电子有限公司附近约80亩、解放东路师大二校后面约30亩土地。

四是,大肆贪污、受贿,腐蚀行贿乡干部。

吉鸿章在职期间,非法掠夺、倒卖土地,乱报假账,中饱私囊,并通过行贿、受贿部分地方干部,为自己撑起强大的保护伞,在保护伞庇护下,其行为更加猖獗。如:吉鸿章曾将解放东路师大二校占地约100亩、吉祥花园占地约90亩土地变卖,至今两处地方约40余户的村民未收到土地补偿、安置补助费用,土地价款大部分被吉鸿章一伙挥霍私分。

临汾市恒安新东城开发商李世雄因康庄堡东口项目扩建工程,拟占用康庄堡耕地约20亩左右,2009年7月,该公司向吉鸿章支付占地款项300余万元,并应吉鸿章要求为康庄堡修建道路、水管等合计支付人民币约30万元。2010年10月吉再次向恒安公司提出在村东边修建步行街的要求,李因手续无法批复而拒绝,因而开发扩建楼盘之事停止,300余万元的占地款吉至今尚未退还李世雄。

吉鸿章于1997年修建解放东路、现珠钢街沿街门面,欺骗、诱导以分给村民门面房为由,向10余位村民收取手续费每人4000元,约合50000元左右,时至今日村民并未收到门面房相关的手续,而这部分款项再次被吉据为己有。

吉鸿章为保证自己违法犯罪顺利进行,经常用违法所得钱财行贿一些基层干部,如吉鸿章曾向段店乡孔书记行贿20万元,吉还为临汾市段店派出所所长等多位干部低价批地建房,变相行贿。在当地一些干部的庇护下,吉鸿章父子胡作非为,无人查处,也无人敢管,吉多次向外宣称:“段店乡孔书记也需要听从我的安排,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五是,干扰破坏村民自治选举,实施家族式村干部体系。吉鸿章自上任村书记后,为便于牟取私利,不断强化家族式村干部体系。现家族式村干部体系为:侄儿吉三红为村长,外甥刘天祥、妹夫宋三闷为副村长,侄儿媳妇贾锦英为秘书,吉鸿章老婆的亲属卢刚为治保主任,承包土地灌溉、水电管理人为其侄儿吉年喜。对于每三年村干部换届选举,都是走过场,买通村民,伪造选票,采用恶劣手段打击竞争对手,以此来让其稳坐村书记长达20年之久。吉鸿章不但在康庄堡村横行霸道,还多次通过非法手段插手、干扰、破坏临汾市段店乡西王村、九州堡村等多个自然村的村民自治选举,并扬言城东三十六个村的村长选举都得他点头说了算,否则就当不成。

鉴于吉鸿章父子为首的犯罪团伙已从最初的倒卖土地、贪污受贿、欺辱村民的村匪恶霸演变为幕后操控、聚众摆势、豢养打手、直接伤害、雇凶伤害等包涵多种犯罪形式的黑恶势力团伙,作恶20余年,“久侦不破”, 成为多把“保护伞”遮盖下的康庄堡第一黑,罪大恶极,严重影响当地社会安全稳定,请求国家有关部门秉持正义,据实查办,弘扬国法,除暴安良。
这种攻击他人的帖子为什么不删除了  管理员干嘛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删除了  这种攻击他人的帖子应该马上删了  管理员干嘛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