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此类裁判不能成为公安不作为的挡箭牌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5 13: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4-5 14:06 编辑

    此类裁判不能成为公安不作为的挡箭牌
判后答疑申请书
判后答疑申请人:张鸿雁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答疑事项:
申请对(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的疑点进行判后答疑和法律释明
具体要求:
1、针对本案答疑,申请人请求中院安排职位和级别均高于原承办法官的本院领导接访,申请人要求院领导答疑工作耐心细致、有理有据解答,防止推诿敷衍、简单粗暴、激化矛盾,请将答疑情况纳入法官的管理考核范围。
2、答疑工作中发现生效裁判确有错误的,请求原审人民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启动再审程序,纠正错误。
具体答疑问题如下:
一、        关于原裁定适用法律是否适当的问题。
1、关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是本案适格被告的问题?
【申请人理由】:
“行政行为”作出的单位必须有法人资格,尧都区公安局是法人,刘村派出所不法人,故起诉“行政不作为”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是本案适格被告。
请法官答疑
2、派出所办案民警口头告知报案人“就移坟纠纷向法院主张民事权利”的行为是否属于其法定职责?是否与申请报案请求相对应?是否属于“行政行为”?
【申请人理由】:
(1)公民报案没有被行政主体依法定程序受案的情形下,案件属于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尚不能依法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可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案没有依法移送仅仅口头告知的行为构成不作为。
(2)根据 “行政行为”的司法解释:行政行为是行政主体在其职权范围内依法对行政相对人实施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行为,申请人的祖坟财产受到违法嫌疑人损害报警目的是“请求公安在其职责范围内对涉嫌违法者的违法行为做出 “立案”、 “不予立案”或者“移送并告知”的具体行政行为,而不是要求其维护民事权利,故本案中被申请人口头告知申请人“移坟民事纠纷属于法院管辖”的告知内容与申请人的报警请求和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没有任何关系,不具备“行政行为”法定构成要件,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警构成不作为。
(3)原审判决依据“《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但是本案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不承认其是适格的主体,依法只有行政机关法人才有资格做出行政行为,原审法院认定尧都区公安局不是适格被告的事实与该法律条文的适用自相矛盾。
请法官答疑
二、        关于原审法官枉法裁判。
1、被申请人以申请人与他人存在“移坟纠纷”不受理申请人的报案有法律依据吗?
【申请人理由】:
1、 公安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是将违法嫌疑人绳之以法,与民事赔偿不产生关系,被申请人不能以 “移坟纠纷”作为怠于处理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的借口。
请法官答疑
2、原审法院采用的另案证据“移坟协议”属于采纳涉嫌犯罪的证据,申请人家族移坟纠纷并未得到妥善解决。
【申请人理由】:
“涉案移坟协议确认无效一案”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该另案还在诉讼程序中未结案,庭审时,另案还未立案,现一审裁判已经做出,作为新的证据向贵院递交,另案导致本案应该依法中止审理,法律依据:
《法释(2018)1号》87条,在诉讼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第六款:案件的审判须以相关民事、刑事或者其他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相关案件尚未审结的;
3、法院不通过公诉程序,有权直接认定违法嫌疑人的违法或者犯罪行为吗?申请人为了请求被申请人确定违法嫌疑人的身份而报警有错吗?
【申请人理由】:
原审法官支持了被申请人口头答复行为,也认为申请人祖坟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不应该先行请求被申请人锁定并追究违法嫌疑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请问:法院能依法告诉申请人谁是破坏其祖坟的违法者吗?执法者统统沦为黑恶势力走狗,党和人民还有没有活路?
  请法官答疑、
  4、原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期限没有事实依据。
本案是“行政不作为”之诉,仅仅适用《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本案申请人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张鸿雁就其不作为提起诉讼没有起诉期限限制。
5、原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期限的违法事实与裁判所适用的《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法律条文没有任何关联,违法认定的事实没有具体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申请人的经历揭露了当下的执法环境是:公安民警到了需要法院判决其作为地步,可”法院”因受起诉期限、乱作为、官官相护等客观因素影响,不一定能起到立杆见影的监督效果,而行政机关内部自查自纠,纪委监督“不受起诉期限限制的优越条件”,是监督公安民警不作为最直接有力的监督途径,故法院驳回申请人起诉的裁判不能作为公安不作为的挡箭牌!
请法官答疑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鸿雁
                              2019年4月5日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jpg -2.jpg -3.jpg -4.jpg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0 21: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4-10 21:59 编辑

判后答疑申请书
判后答疑申请人:张鸿雁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史安平)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答疑事项:
申请对(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的疑点进行判后答疑和法律释明
具体要求:
1、针对本案答疑,申请人请求中院安排职位和级别均高于原承办法官的本院领导接访,申请人要求院领导答疑工作耐心细致、有理有据解答,防止推诿敷衍、简单粗暴、激化矛盾,请将答疑情况纳入法官的管理考核范围。
2、答疑工作中发现生效裁判确有错误的,请求贵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启动再审程序,纠正错误。
具体答疑问题如下:
一、        关于原裁定适用法律是否适当的问题。
法院认定申请人报案内容是要求法院解决移坟纠纷有事实依据吗?派出所办案民警口头告知申请人“就移坟纠纷向法院主张民事权利”的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行为”?是否与申请人报案请求相对应?
【申请人理由】:
(1)尧都区公安局信访办对申请人做出的尧公(信)不受字《2016》12号审查了申请人的报警内容是“祖坟财产损害案”而非“要求公安解决移坟纠纷”,本案被申请人称申请人报案请求其解决“移坟纠纷”没有任何依据。
(2)本案裁判的法律依据是“《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可见法院认定了刘村派出所办案民警口头告知申请人“就移坟纠纷向法院主张民事权利”的行为是“行政行为”,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原审法院已经认定尧都区公安局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可是只有行政机关法人(尧都区公安局)才有资格做出行政行为,可见法院认定的事实与法律条文的适用自相矛盾。
(3)申请人的报案没有被行政主体依法定程序受案的情形下,案件属于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尚不能依法确定,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是:对申请人的报案做出 “受案”、或者“移送并告知”,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
另外根据 “行政行为”的司法解释:行政行为是行政主体在其职权范围内依法对行政相对人实施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行为。
综上可知:被申请人履行的口头告知申请人 “移坟民事纠纷属于法院管辖”的内容缺少法定“移送”环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的“移送并告知”的法定职责不符,与申请人的报警请求“祖坟财产损害”不对应,告知内容属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具备“行政行为”法定构成要件,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警构成不作为,原审裁判适用法律错误。
请法官答疑
二、        关于原审法官枉法裁判。
1、被申请人以申请人与他人存在“移坟纠纷”不受理申请人的报案合法吗?
【申请人理由】:
(1)、原审法院采用的被申请人证据“移坟协议”属于采纳涉嫌犯罪的证据。
“移坟协议”确认无效的另案(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还在诉讼程序中未结案,现另案一审裁判已经做出,终审贵院还未结案,该案进展情况与本案有厉害关系,贵院有义务核实。一审裁判作为新的证据现向贵院递交,另案导致本案应该依法中止审理,法律依据:
《法释(2018)1号》87条,在诉讼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第六款:案件的审判须以相关民事、刑事或者其他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相关案件尚未审结的;
(2) 公安(被申请人)有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 “移坟纠纷”属于“安葬权受到侵害”与 本案“祖坟财产权受到侵害”案由不同,不能混为一谈,“移坟纠纷”是否妥善解决与本案因申请人“祖坟财产权受到侵害”而追究违法嫌疑人行政违法行为或者刑事犯罪行为不发生厉害关系。
请法官答疑
2、法院不通过检察院公诉程序,有权直接确认本案违法嫌疑人身份的职责吗?
【申请人理由】:
原审法官也认为申请人祖坟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不应该先行请求被申请人锁定并追究违法嫌疑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请问:法院能告诉申请人,谁是破坏其祖坟的违法者吗?法院对行政机关听之任之,放任行腐败行政官员沦为违法嫌疑人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党和人民还有没有希望?
  请法官答疑、
3、原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期限的事实与裁判所适用的《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法律条文没有任何关联,认定的该事实没有具体法律条文支持。
本案是“行政不作为”之诉,仅仅适用《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本案申请人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张鸿雁就其不作为提起诉讼没有起诉期限限制。
   综上所述:申请人的经历揭露了当下的执法环境是:公安到了需要法院判决其作为才作为的地步,可”法院”因受起诉期限、法官乱作为官官相护等客观因素影响,不一定能起到及时监督行政机关行为的效果,而行政机关内部自查自纠,纪委监督不受起诉期限限制的优越条件是对行政官员不作为更有效的监督手段,然而从尧都区公安局信访办对申请人做出的尧公(信)不受字《2016》12号文书看,尧都区公安局(被诉行政机关)自查自己形同虚设,纪委绝不能允许法官的枉法裁判成为公安机关行政官员不作为的挡箭牌,绝不能让违法嫌疑人因公安民警不作为而逍遥法外!!
请法官答疑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鸿雁
                              2019年4月11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2 08: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案件有了新的进展,纪委依法给了申请人充分的辩论权,全成摄像记录案情进展,申请人推进法制进展看到曙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3 09: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尧都区纪委约谈涉案尧都区法院代表人张浩法官时,张浩法官拿出了一份关于另案移坟纠纷的终审裁定,裁定内容是“祖坟安葬权受到侵犯应该去民政局主张,驳回起诉”,我和尧都区纪委办案人员非常震惊:这份早就超过审限的终审裁定书(2018晋10民终2339号)为何2018年9月19日就做出,做出后法院给了一审法院和再审高院,而诉讼人却从未领取过?直到纪委审理另案时,一审法院作为了解除自己违法违纪的挡箭牌,才不得不拿出来?可是程序已经不可逆转,唯有启动申诉,可是这需要法院以职权再审,自查自纠,这对于本来就是官官相护的法院院长可能会为老百姓做到吗?老百姓的诉权就是法院院长处于保护他人违法利益而通过法律程序抹杀的,法院的水太深了,难怪有屈死不告状的祖训,推动法治的重担落到纪委领导肩上。

补充内容 (2019-4-13 11:41):
另案(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本依法与此案无关,因为两个案子的案由不同,可是法院非要采信“被申请人证据移坟协议”,可是另案的终身裁判却做出半年以上了都不给诉讼人发放,而是用于高级人民法院仅法官知道,不记录案卷,高院采用没有给诉讼人宣判且与本案案由无关的证据((2018晋10民终2339号))结案(该证据在纪检监察机关审查尧都区法院另案枉法裁判时,由张浩法官提交给纪委,我们才得知内容),可见上下级法院都是联合起来目的只有一个,想尽一切办法从程序上抹杀诉讼人的诉权。
   为了保护本案违法嫌疑人的权益,涉案公安执法部门干警,涉案法院从上到下的法官都五一例外充当了保护伞的角色,法院的裁定根本没了公信,这就是当下执法机关的执法现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21-1-20 19: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申请书
申请人:张鸿雁,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邮寄地址: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电话18636740164,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
申请人:张保生,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身份证142601195407196813。
申请事项:请求贵所将张鸿雁2012年9月18日、2016年2月28日、2016年9月14日的报案线索依法移送有管辖权的单位。
申请理由:
2012年9月18日老人祖先的坟头和松树被毁坏让孙子张鸿雁报警,报警后朱定标向派出所民警自告奋勇为张家寻到坟头,可朱定标并不承认其破坏张家祖坟,称处于好心自愿帮助张家寻坟,警方未认定朱定标是否违法,警方听从朱定标的安排,让朱定标给张家祖坟上插上一根树枝作为结案方式,导致张家人精神上受到了创伤;2016年2月28日,张家祖坟被泥浆掩埋10多米后,祖坟位置不详,报警后,派出所出警,但至今未给报案人出是否立案的处理结果,张家人估计了祖坟的大约位置,自修坟堆,用于祭奠祖先,此事件加重了张家人精神上的创伤。
2016年3月由于俩老人已经90多岁高领,无力依法处理移坟纠纷,就委托孙女张鸿雁处理移坟纠纷,一并把他们和其三个儿子写给他们的移坟条件也交托给孙子张鸿雁:1.必须解决老人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2、移坟必须满足大儿子条件,公安局未找到破坏祖坟的违法犯罪人,未依法处理违法嫌疑人前不同意移坟;移坟前要求村委会或者政府出面签订三方移坟协议,明确新墓地使用权是否合法,墓地使用期限,和使用期限到期解决办法。3.移坟必须解决二儿子张保生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4移坟必须解决三儿子张保俊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5,移坟纠纷解决在老人生前,坟墓财产由委托人支配,移坟纠纷解决在委托人过世后,坟墓财产归受委托人支配。
2016年9月14日,有陌生人把张家祖坟存在的几百平米范围内的坟地土方挖走10几米深,导致祖坟堆被毁,祖先尸骨可能丢失,张家兄弟三商议一致后报警求助,110接警后,以祖坟财产涉及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不予出警,张向胜老人一气之下,茶不思、饭不想,最后绝食数日,最后于2017年6月15日含恨离开人世。
2017年10月23日,张鸿雁为完成爷爷奶奶的委托事宜,组织张保生、张保俊共同起诉公安局不作为,张保俊表示赞同其他家族成员依法诉讼维权,但自己不愿意得罪人,放弃诉权,有录音为证,案件审理过程中,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向法院递交了2017年11月24日朱定标贿买张保俊做的一份“移坟协议”,在协议当事人作为证人未出庭作证的情况下,法院直接采信了移坟协议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2018年4月25日尧都区法院本案作出(2017)晋1002行初71号判决书驳回申请人起诉公安不作为的诉求 、申请人不服对本案提起上诉,与此同时,申诉人于2018年5月15日提起另案民事起诉,请求法院确认本案依据的证据“移坟协议”无效,尧都区法院一审对另案作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裁定,以移坟协议属于涉嫌犯罪线索为由驳回申诉人张保生民事诉求,申请人无奈对另案上诉,2018年9月19日,临汾市中院适用殡葬管理条例为另案作出(2018)晋10民终2339号终审裁定,驳回申请人请求,另案生效终审裁定法院认为:移坟纠纷属民政局处理范畴,不属于法院处理范畴,另案终审裁定被法院故意扣押,直到2020年8月15日中院才在纪委和中院新任督查干预下给申诉人邮寄送达另案终审裁定书,另案终审裁定作出前,临汾市中院竟又采纳“移坟协议”作为法律事实,作出(2018)晋10行终54 号终审行政判决书维持本案的原判,申诉人不服向山西省高院申请再审,省高院作出(2019)晋10行申38号判决维持原判。
综上可知:尧都区公安局和法院行政审判庭均认为移坟纠纷属于民事范畴,最后法院民事审判庭认为移坟纠纷属于民政局处理范畴,法院最后否定了贵局认为移坟纠纷属于民事范畴的决定意见。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不得以经济纠纷为由拒绝对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不受非法侵犯,预防、制止违法犯罪活动,及时查处治安违法行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的法定职责。公安机关应当按照上述规定,依法履行自身的职责,公安机关不依法履行上述法定职责的行为,则构成行政不作为。 公民以私力强占方式来实现的自我救济行为,为我国法律所禁止。存在民事纷争,并不构成当事人可以实施违法行为的正当理由。公安机关依法制止、查处非法侵犯财产的行为,系维护正常社会治安秩序的职责要求,并不属于违法介入民事争议的处理。”
目前公安局没有对报案人的报案线索进行受理,等于从程序上还未厘清申请人报案属于行政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移坟纠纷属于民事纠纷的说辞也不能依法成立,申请人之前的报案请求不包含请求贵局移送案件管辖,申请人首次依据“《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被害人对侵犯其人身、财产权利的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控告。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依据法院最终的民事生效裁定,请求贵局将申请人三个报案线移送有管辖权的机关。
此致
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申请人:张鸿雁       张保生
2021年1月20日星期三

2021.1.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