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交通肇事逃逸致人严重伤残,状告两年多肇事者分文未出,致我无法生活下去生活

[复制链接]

我叫柴春叶,今年54岁,家住山西省临汾市尧地区涧上村。自丈夫七年前过世后,一个人在市里的尧丰市场打点零工,每天根据活多活少可以赚取30到50元不等,日子虽然清苦,但我身体健健康康,省吃俭用,日子过的也平静。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不知道这个祸事竟然落到了我身上。

2018年6月份的一个下午,我干完活骑电动车路过尧地区检察院前面的时候,被刘春燕 (女,30岁,家住临汾市金店镇三景村)及其丈夫何英杰(32岁,户口地址为临汾市洪洞县明姜镇胡坦村038号)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给撞了,我不知道三轮车开的有多快,但当时我就而肇事者竟然没昏迷不醒了,而他们完全没有停下来,后来在法庭上他们竟然说没看见,我觉得这借口可笑至极,你们开的是三轮车,四面透风完全没遮挡,竟然说没看见。幸亏被在附近当保安的一个好心人发现,帮忙报了警,后来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真的,假如当时不是这位好心人帮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对肇事者,我不理解,大家都是普通人,谁家也不富裕,但人之所以称之为人,不就是因为他有人性,不漠视垂危的生命嘛,更何况是您对别人的生命造成了伤害。

在医院里我也因为治疗经历了生平最痛苦的折磨,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是做了一个痛苦至极的梦。后来有人问我怎么被撞以及在医院抢救时的情况,我像失忆了一样,我不记得了。记得以前听人说人在极其痛苦的时候,人的大脑会选择忘记,以前不相信,现在我信了。出事后我的亲人不分日夜的陪在我身边,后来我神智清醒后,他们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天天抹泪了,因为我晚上疼的哭天喊娘的,止痛药也缓解不了多少,他们在一旁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我生生的疼,估计他们也被吓惨了。

而同时我亲人也报了警,辖区的交通事故大队在几个星期的调查下,找到视频监控,确认了肇事者并联系这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却说不是他们,后来又说不知道当时撞了人,我只想说您二位真是智商感人啊。之后呢,您二位知道了,该去医院看看吧,别人被您撞的断了2根脊椎,右脸神经全部坏死,每天打止痛针在医院里熬着。时至今日,每天都是在各种不舒服中度过,因为神经坏死,右脸下耷拉着。后来起诉后,需要提供各种伤残鉴定。司法鉴定结果为(原文如下):柴春叶因交通事故受伤致右侧大面积面瘫,遗留眼睑闭合不全和口角歪斜应构成八级伤残,右耳听力障碍达81db HL应构成九级伤残。后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的鉴定意见为重伤二级。
由于交通事故大队说人家不认,让我到法院起诉他们,虽然治病已经把我的积蓄花光了,但为了给自己争口气讨个公道还是决定起诉。虽然请了免费的法律援助,但法院的起诉费用,各种病情鉴定费用,还是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出事前不喜欢借钱,不喜欢欠人情,出事后无奈一个女人家只能把自己一辈子的积蓄全花掉,实在不够了借钱交住院费,应付各种起诉的费用,为了钱也提前出院,但出院后也无力再工作,生活费也是靠借亲戚的钱来简单生活。

一年多过去了,法院也判我胜诉了,肇事者刘春燕被判了10个月的监禁,但法院判的赔偿他们却以没钱为理由拒不执行,法院的执行庭告诉我他们的银行卡里没钱。我不相信,在我们 mmexport1601345466230.jpg 起诉期间法院曾让私下调解,他们曾经托人来拿钱想和解,但他们拿的钱根本都满足不了我之前看病住院花的钱。希望法院的正义会就此止步,不要让他们无赖的招数奏效。我要生活,我要看病,一年前放在身体的钢板也要被取出来,每天难以忍受的疼痛在眼睛和头部穿搜,身体和内心的煎熬是从没停止过。

我是一个伤残了的寡妇,已无劳动能力,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但我从来没有“我弱我有理“的想法,我实在是问路无门了,我只希望法律的光芒也能给我一丝温暖,不要让我抓不住最后这一根救命稻草。写这份求助书是希望法院能把当时的判决彻底执行下去,不要让我没钱看病,没钱在这个越来越富强的社会上生活下去。
#
现在社会无赖的人,真的需要社会法律的强制措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法律法规是给谁定的!人善被人欺。感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