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2020)晋10民申25号案件代理词。司法腐败保护伞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20-11-3 0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20-11-3 09:18 编辑

(2020)晋10民申25号案件代理词

再审申请人张保家、张保生与被申请人朱定标、张保俊确认移坟协议无效合同纠纷一案进入再审听证程序,申请人递交案件代理词如下:
案情简介:
   张保家、张保生与被申请人张保俊是亲兄弟 ,与朱定标为尧都区刘村镇同村村民 。
张家祖坟曾遭遇3次破坏,破坏程度不同,第一次是2012年9月18日,张家因坟头和坟头松树被毁坏报警,报警后朱定标向派出所民警自告奋勇为张家寻到坟头,坟上插了一根树枝作为警方结案方式,警方未认定朱定标是否违法,朱定标也不承认其破坏张家祖坟,称处于好心自愿帮助张家寻坟;第二次是2016年2月28日,张家祖坟被泥浆掩埋10多米后,祖坟位置不详,报警后,派出所出警,但至今未给报案人做任何回复,张家人估计了祖坟的大约位置,自修坟堆,用于祭奠祖先;第三次报警是2017年9月14日,因为有人把张家祖坟可能存在的几百平米范围内的坟地土方挖走10几米深,导致祖坟堆被毁,祖先尸骨丢失,张家兄弟三商议一致后报警求助,110接警后,以祖坟财产涉及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不予出警,张家兄弟商议决定起诉公安局不作为,被告张保俊表示赞同其他家族成员依法诉讼维权,但自己不愿意得罪人,放弃诉权,有录音为证。
张家祖坟财产是原告父母张向胜、张金花的共同财产,因其孙子张
鸿雁有一定的法律知识,生前委托张鸿雁处理其移坟纠纷,老人把移坟纠纷要解决的问题委托孙子张鸿雁处理,签订附条件的委托合同:1.必须解决老人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2、移坟必须满足大儿子条件,公安局未找到破坏祖坟的违法犯罪人,未依法处理违法嫌疑人前不同意移坟;移坟前要求村委会或者政府出面签订三方移坟协议,明确新墓地使用权是否合法,墓地使用期限,和使用期限到期解决办法。3.移坟必须解决二儿子张保生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4移坟必须解决三儿子张保俊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5,移坟纠纷解决在老人生前,坟墓财产由委托人支配,移坟纠纷解决在委托人过世后,坟墓财产归受委托人支配。
张鸿雁为完成爷爷奶奶的委托事宜,2017年10月23日,与原告张保生共同起诉公安局不作为,法院采信了本案的移坟协议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作出2018年4月25日尧都区法院作出另案(2017)晋1002行初71号判决书驳回张家人行政起诉 、2018年9月12日临汾市中院作出另案(2018)晋10行终54 号终审行政判决书维持原判,另案结案时本案正在审理,尚未结案,也就是说另案认定案件的事实不能确定是法律事实。
本案2018年5月15日由张家人提起民事起诉,尧都区法院作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裁定,以所诉民事案件涉及刑事线索为由驳回张家民事起诉,一审法官让张家人去公安局报案,结果公安局不受理,说让张家上诉,张家人上诉后,临汾市中院改变了法律适用,2018年9月19日 适用殡葬管理条例为合同纠纷案件作出(2018)晋10民终2339号终审裁定,维持原判,终审判决在临汾市中院扣押到2020年8月15日才给张家人邮寄送达,张家人随即向临汾市中院申请再审。
另案诉讼过程中,张保俊对法律和政府失去信任,正好朱定标答应解决张保俊个人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于是张保俊就先泥菩萨过河,对朱定标言听计从,放弃尊严,被其贿买,违心的为其签订本案移坟协议。
案件剖析:
第一、(2018)晋10民终2339号裁定适用法律错误。
临汾市中院依据的《殡葬管理条例》做出(2018)晋10民终2339号终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合同纠纷,因《殡葬管理条例》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殡葬管理条例》不能作为合同纠纷裁判的法律依据。
第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法院是否给公安移送犯罪线索不影响法院对民事纠纷的实体及时做出判决:

1、该协议缺少厉害关系人依法签字表态,故该协议不能成立。

(1)该移坟协议未写明新墓地使用期限、墓地使用权到期解决方案,墓地所有权人、使用权人未签字未表态,墓地用途是否合法,是否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 这个问题给张家后代及全体村民带来隐患。
(2)协议签订时,协议当事人朱定标明知张保俊对坟墓不具有完全所有权和处置权,明知坟墓作为特殊财产具有不可分割性(有录音为证),故意不通知坟墓财产所有权人未全部都到场签字,该协议显然是无法成立的。
2、朱定标明知移坟协议无法成立,却要以此为噱头而移走张家租坟行为,明显是企图以合法形式掩盖违法目的。
综上所述,该协议违背《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款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三)款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故法院应该确认该协议无效。
三、“移坟协议”未依法成立,朱定标的行为明显涉嫌盗、窃侮辱尸骨罪,妨碍作证罪。同时也是金域王府开发商涉黑团伙的犯罪线索。法院应该把该协议作为犯罪线索移送公安。
该移坟协议炮制的地点是尧都区刘村派出所,协议作出的时间是公安局不受理张家祖坟被侵犯的报案,张家人其诉行政不作为之后,该移坟协议制作的目的是开发商试图以要以协议的合法形式掩盖侵犯张家祖坟财产的目的,最终,开发商利用朱定标出面把持了公安、政府和法院的权利,以私力强占张家祖坟地的方式来实现的自我救济行为。行政案件法官在移坟协议还在被法院另案审查,未作出终审裁判前,就采信了该协议为法律事实,驳回了当事人诉求,行政案件法官不仅为公安不作为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洗白,还一并为侵犯张家祖坟的朱定标及开发商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开脱,行政案件法官反了法院的一贯的裁判要旨“公安机关不得以经济纠纷为由拒绝对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不受非法侵犯,预防、制止违法犯罪活动,及时查处治安违法行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的法定职责。公安机关应当按照上述规定,依法履行自身的职责,公安机关不依法履行上述法定职责的行为,则构成行政不作为。 公民以私力强占方式来实现的自我救济行为,为我国法律所禁止。存在民事纷争,并不构成当事人可以实施违法行为的正当理由。公安机关依法制止、查处非法侵犯财产的行为,系维护正常社会治安秩序的职责要求,并不属于违法介入民事争议的处理。”因此该移坟协议不仅违法无效而且还是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
1、朱定标的行为明显涉嫌盗、窃侮辱尸骨罪,妨碍作证罪。
(1)张家祖坟墓是原告父母的财产,其父母生前委托孙子张鸿雁处理移坟纠纷,并未委托被告张保俊处理移坟纠纷,朱定标明知张保俊对祖坟没有完全处置权而仅仅经过张保俊同意就移动张家祖坟,朱定标故意不让逝者家族成员祭拜,违背公序良俗处置张家祖先遗骨,对逝者构成了侮辱,朱定标涉嫌盗窃、侮辱尸骨罪。
(2)朱定标涉嫌妨碍作证罪。
张保俊对危害祖坟的违法者放弃追究其法律责任,听从朱定标安排签订无效协议,用一个无效的民事行为(朱定标明知张保俊不具备对祖坟财产的完全处置权),换取朱定标的势力调动开发商和政府官员、村委会干部解决张保俊自己的征地纠纷遗留问题,张保俊也是被征地纠纷无法人解决的冷暴力逼迫而做出的行为,其目的并未换取任何非法利益,故违法协议的不利法律后果由朱定标承担,朱定标涉嫌妨碍作证罪。
2、朱定标与金域王府开发商涉黑涉恶。
从张保俊录音看,处理张家移坟纠纷涉及解决张家祖坟被毁、被盗问题、涉及马站村新坟地的土地使用权租赁问题,涉及解决原告及被告张保俊的征地纠纷问题,涉及政府、村委会、公安局、法院、民政局管理范围,为什么没有一个部门在本案中体现出依法作为的环节,这些部门为何都任由朱定标和开发商摆布呢?
在本案中,明显看到了朱定标和开发商组成黑恶势力把持基层组织政权,司法机关国家工作人员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村民的权益不否能得到法律和政策的保障,像张保俊这样为了保障自己的征地纠纷被朱定标解决,不得不视亲情道义法律为粪土,甘愿受黑恶势力摆布的情况已成普遍!
朱定标和开发商组成恶势力,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把我村村民的祖坟都骗到山上,村民们都不知道新墓地使用期限有多久,不知道以后以后出现纠纷找谁解决,为社会埋下了严重的隐患。
本案中,就算法院确认“移坟协议”无效,也不能确认张家祖坟尸骨现在还存在,张家祖先尸骨是在原地被偷移至新墓地,还是在其他地方找到后移送到新墓地,或者说新墓穴就是个空穴,现在都不能确定,故该协议必须作为犯罪线索移送公安立案侦查,通过刑事附带民程序依法保障受害人合法权益。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张保家 张保生2020.11.3 172925xs8fnfftarnf1464.jpg 175706hdtldugzaw2422na.jpg 172926oyxptgym8gdlibtj.jpg 172926laqf3fwuwmkmqfuf.jpg 172926ks6p2phuhspsne5s.jpg


#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20-11-14 10: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三十四、将刑法第三百零二条修改为:“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五十二、本修正案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
新旧条文变化在于将犯罪对象由尸体扩大到尸体、尸骨和骨灰;将犯罪手段由盗窃、侮辱扩大到盗窃、侮辱和故意毁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