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网友爆料] 临汾西赵村:农村租地变失地,村民该向谁讨说法?

[复制链接]
上帝的天堂 发表于 2020-11-15 1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西赵村村民反映,临汾市五洲集团在2003年的时候租用了村里的两百多亩土地,每年都按期向村里缴纳租赁费用。但是,从2014年至今,不但不再支付租赁费用,而且他们发现,五洲集团已经悄悄的把这些租赁的土地办理了土地权属证书,把村里的集体土地变成了他们公司的私产。眼看着村民的利益受损,村民们心急如焚!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随后,记者就此事赶赴临汾,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走访。
微信图片_20201115105037.jpg

从村民们提供的相关资料中,记者看到,临汾市尧都区西赵村村委会与五洲集团的下属公司临汾市集中供热有限公司分别于2003年2月15日和2003年3月28日签订了四份用地协议。协议显示占地面积共计238.8亩,其中,耕地30.06亩,建设用地36.69亩,滩涂地133.66亩,热源厂19.29亩。分别按照每年每亩800元和3000元价格租赁使用,租期长达40年。在另一份资料显示,五洲集团将租来的这四块土地重新规划,分割成五块地,分别于2004年、2005年、2007年、2010年、2014年以出让或划拨的形式办理了五个土地权属证书。其中,三个以出让形式办理的土地权属证显示,该三地块用途皆为住宅用地,土地使用权人为临汾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五洲集团下属公司)。另外两个以划拨形式办理的土地权属证显示,一个用途为市政公共设施,土地使用权人为临汾市集中供热有限公司,另一个为教育,土地使用权人为临汾市第十中学校。
微信图片_20201115105043.jpg

那么,在村民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些土地权属证书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办理的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首先来到了五洲集团总部了解情况。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集团领导目前不在临汾,而且土地权属证书显示土地使用权人是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应该找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看过相关证件后证实,这些土地权属证书确实是他们公司的,并且已经依据该证书,已经给相关住宅小区的买房人办理了产权登记证。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国锋告诉记者“我是今年1月份刚上任,以前的情况我不了解,想了解更详细的情况还得找集团领导。”
微信图片_20201115105050.jpg

随后,记者来到了临汾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了解相关情况,一位办公室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我们不再为记者或律师等行业人士提供土地证书相关资料查询,只有当事人可以以要求政务公开的形式申请查询”,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租地变身失地,村民有苦难言
在记者了解过程中,有的村民向记者大倒苦水:“他们租了我们的土地,现在他们不但不给租赁费,还办了产权证,我们的地都成了他们的了,本来是我们的地,现在却变成了他们的了,如果是征了我们的地吧,也没有给我们征地补偿款,我们找哪里讲理去?”也有村民说:“我们现在不管他们是租还是征,我们就要求能拿到相应的补偿费用。”“土地本来就是我们农民唯一的收入来源,五洲公司一次性就租了40年,这还不到20年就开始拖欠了,剩下还有20多年的费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拿得到呢?收不到钱,我们该怎么生活?”村民们一筹莫展,又毫无办法。
根据《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土 地 管 理 法》、《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土 地 承 包 法》的相关规定以及《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合 同 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租赁期限不得超过二十年。超过二十年的,超过部分无效。租赁期间届满,当事人可以续订租赁合同,但约定的租赁期限自续订之日起不得超过二十年。”临汾市集中供热有限公司与西赵村委会签订的合同期限为40年,显然超出了相关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
随后,记者来到了临汾市尧都区西赵村村委会,见到了村支书戚青海。就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戚青海说:“我是今年才上任的,这些事都是前几任书记手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据我了解的情况是,当时,村委会把土地从农民手里集中收回来,统一管理,整片租赁,签订协议。当时农村土地‘以租代征’的现象比较普遍,也存在这种情况。”至于五洲城建开发有限公司办理土地权属证一事,戚青海说他并不知情。“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我们只有用地协议,没有买卖合同,也没有收到过他们的土地出让金,只是他们每年向我们支付租赁的费用。从2014年开始,要钱比较困难,主要是他们企业经营也困难,要得急了,他们就给个30万,50万。”
那么,承租人已经办理了相关土地的土地权属证书,村集体的地还能收回来吗?戚青海说“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管他办不办证,他们只要每年付给我租赁费就行,给不了就欠着。租赁到期后我们收回土地。”

如果现在不及时查清楚这个土地权属问题,再过20年,这地到底该归谁,还能说得清楚吗?戚青海说“现在他们还在每年支付的是租赁费,又不是土地出让金。起码他们现在多少还在给钱,到时候就按协议办就行了。”

国 土 资 源 部:严禁“以租代征”圈地行为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早在2005年,针对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规避法定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及缴纳有关税费,通过租用农民集体土地进行非农业建设,擅自扩大建设用地规模的现象,国土资源部就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从严从紧控制建设用地总量,坚决制止“以租代征”违法违规用地行为。

据村民向记者反映,西赵村关于土地问题远不止此,五洲集团在村里租下土地后,建了一所占地152亩的私立学校,就是现在的临汾市第十中学校。双方协商订立《偿还债务协议》,协议显示,为支持建校,西赵村委会将该土地应得各种补偿费用壹仟万元做为固定资产,入股学校,供学校长期使用,学校则每年给西赵村委会分红捌拾万元。但同样,2014年之后,再无支付。具体情况,除了书记之外,村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详情。

西赵村委会(监委会)一位成员向记者透露,“书记做事只召开村民大会走形式,也不与村委会成员商议,搞‘一言堂’,比较霸道,所以很多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也是有苦难言。监委会的人也是书记家亲戚或朋友,不监督只领钱。” “西赵村上任村支书就是戚青海的父亲,有一次村里开会,他父亲退回八年前应退村委会一笔12.8万元的款让入账,大家都莫名其妙。戚青海家做钢结构生意,村里搞环境卫生,连垃圾堆也要用他的钢结构。”说到集体资产大量流失,这位负责人便哽声了。

据一位离任的干部反映,五洲集团办了土地证的面积,比村里租地协议足足多了67.21亩;又说,当年村委用土地入股1000万元,现金入股513.9万元,这几年光利息就欠村里一千多万元,仅五洲集团一家欠村里2690.9万元;现在开发的房子卖了,城投又接管了资产,钱也要不上,土地证别人也办了,剩下的事无人问津。

按照一位村民的指引,记者找到怡协汽修园财务总监王志连,了解欠款情况,王志连说:“现在欠西赵大约就是60万元,当时我们先租用的,后又合法征用了一部分。合同约定有重大因素给怡协汽修园造成损失的,可以缓交或免交。2017年、2018年政府封闭修秦蜀路,园内是一车难进,园区在西边修了一条路,西赵村委会派人阻挡,商户没生意可做,大部分就关门了,接着又是查环保,西赵村包园督查,所以公司给村委会递交了一份减免报告。2020年疫情期间,整个园区停业,公司以书面形式要求再次减免,但村委会也没有回复,我们就以为他们同意了。今年园内房租很难收,具体情况只有让董事长和西赵村委会协商了。”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唯一资源,村委会负责人作为本村村民集体利益的保护人,理应替村民承担起当家作主的重要任务,管理好本村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在涉及村民大小利益的问题上,实现村务、政务、财务三公开,让村民能够参与、讨论本村事务,为本村的生存出谋划策,广开言路,才能营造良好的村集体领导班子,真正做好“村庄当家人”。反之,听不进村民心声,大搞“一言堂”,导致账目混乱不清,集体资产大量流失,不但起不到农民致富领头人,而且还会阻碍村庄的经济发展。(赵宇洁)
来源:旅游商报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