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漫漫举报路------

[复制链接]
泰格_AXaO2 发表于 2020-12-30 1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王三友,男,汉族,住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洪家楼74号。身份证142601194912061317,电话:13934179995.
王1.jpg

       我要控告临汾市人大代表、尧都区工商联主席段金中组织群体暴徒采用故意伤害毁坏财物的暴力犯罪、侵占集体煤矿资产1399万元、霸占集体煤矿非法生产获利20亿的案情及事实:
       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朔村农民出身的段金中,男,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6205011918,在煤炭天价的2006年,抢夺矿产资源,勾结尧都区一平垣村党支部书记闫长兴(已刑事处罚现仍在羁押),双方一纸合作经营煤矿协议,就公开霸占了一平垣乡政府所有(政企脱离)下放到一平垣村为村集体所有的“什一林煤矿”,变成了他们的私有煤矿,并且未经政府主管部门复产验收,便私自非法生产,日产原煤2000——3000吨,每天获利20万元以上。村集体分文未得,引起广大村民强烈不满。300多村民以静坐方式围堵了煤矿的生产坑口。制止了非法生产,截断了段金中、闫长兴每天几十万元的财路和收入。恼羞成怒的段金中组织三十多个暴徒,统一着装迷彩服,头戴警盔,手持洋镐把,脚穿军用鞋,乘坐四辆越野车和一辆中型卡车,于2006年7月28日凌晨,从临汾市出发,驱车20多公里,停在距离“什一林煤矿”一公里外的山上。暴徒们下车步行,一起潜入矿区,趁留守煤矿的村民熟睡之际,象日本鬼子进村扫荡一样,大打出手,不足半小时,共打伤没来得及逃跑的村民二十多人,砸坏车辆二十二部,其中住院救治的有十一人,直接经济损失近十万元。
王2.jpg

王3.jpg

王4.jpg

       案发后,受害村民纷纷报警或自行施救。天亮后,一平垣派出所出警现场,与部分村民共同见证了被暴徒打砸的现场残状和暴徒脱离煤矿时留在山坡边的大量(三十多套)作案物证。除矿长贾文勇的越野车因车胎没气没有开走外,整个煤矿空无一人、几十个房屋全部锁门。这就是段金中组织制造的轰动山西省,有组织的群体性暴力犯罪“7.28”刑事案件。
       案发一周后的8月3日,尧都区公安局成立了“7.28” 案件“专案组”,专案组人员有副局长乔临生,以及刑警大队、刑警三队、刑警五队、治安大队、法制科、派出所抽调的精英。同日,住院救治的伤员进行了伤情法医鉴定。“专案组”也进驻到(违法办案地点)一平垣乡政府,对“7.28”案件进行侦查。专案组成立一周后的8月11日,在“专案组”未公开“7.28”事件立案性质是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未告知被打伤村民伤情鉴定结果的情况下,公安局、派出所便为段金中非法提供雷管、炸药。段金中强行霸占的“什一林煤矿”随即恢复了非法生产。10月20日段金中以煤矿业主名义(金尧科工贸公司)向“专案组”成员之一刑警五队指导员高国柱控诬告是王三友组织村民围堵什一林煤矿,刑警五队便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王三友提起公诉。一平垣派出所所长赵张兴以“专案组”名义,亲自一人向部分受害村民强行发放现金一万多元,(威胁村民围堵煤矿违法在前,不接受赔钱就抓人),作为“7.28”案件故意伤害、毁坏车辆的赔偿金,却拒不告知故意伤害村民、毁坏村民车辆的暴徒和组织者,也不告知被打成重伤村民的伤情鉴定结果。这起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后果严重的群体暴力犯罪案件,就这样不了了之。段金中制造的“7.28”暴力犯罪案件,不但没有受到惩处,其强霸的一平垣村集体所有的“什一林煤矿”,从此变成了段金中的私有煤矿。直到2009年煤矿所有权改制,三年多期间,段金中侵吞集体利益非法获利20多亿。2009年底改制时,段金中等人以1399万元买断“什一林煤矿”固定资产,段金中以“什一林煤矿”产权明晰没有确认“固定资产”权属乡政府还是村委会为由,也将这固定资产价款1399万元以重新注册的方式予以侵吞。
      尧都区公安局及“专案组”对“7.28”案件作“维稳”处理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是按治安案件作出处罚,还是按刑事案件作出处理?对恶霸段金中的行为不作出认定,却以“维稳”名义予以保护,还要非法向其提供炸药雷管,让其迅速恢复生产。当我们质询派出所所长赵张兴时,其回答:“局长的决定,维稳就是处理”。当质询其替谁发放赔偿金?回答:“矿方”。对这种无法无理可依的司法现象,我们几年来,一直予以控告,但是在尧都区的范围内,始终得不到受理。2015年春节前,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儒林来临汾,我们冒死挡驾,反映这一案件,尧都区公安局才予以受案,并于2015年一月先后将“7.28”事件中的故意伤害和毁坏财物两种刑事犯罪分别予以立案。
王5.jpg

王6.jpg


      “7.28”一个事件,涉嫌两起刑事犯罪,立案后理应由刑侦机关办案,然而区公安局却指令由一平垣派出所办案,派出所指导员贾永刚一年多后,叫嚣“侦查无期限,等着吧”。直到扫黑除恶开展后,“7.28”黑恶案件,先是临汾市市域的异地公安机关候马市公安局调查,给我们回复:“原专案组带队局长乔临生说,记忆力太差了,实在想不起了。但是,“7.28”案件,确实我们没有查到“案卷材料”。2019年在我们不间断的控告下,再由山西省省域的异地公安机关长治市公安人员调查,给我们的回复是:“原7.28事件的自首人翟永杰,不承认他是组织者,并指控组织者是死人张某某。我们没法继续查了”。
      值此,两轮蜻蜓点水似的调查均无功而返。“7.28”案件仍然得不到查处。我们再次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予以控告和报案,诉求追诉段金中的刑事犯罪责任。我们相信公安部洞察秋毫,能辨识“7.28”事件是一起非黑即恶的案件,完全符合扫黑除恶范围内必须查处的案件。“7.28”案件造成的故意伤害和毁坏财物事实,均构成刑事犯罪。罪行法定,追诉段金中的刑事责任,基层公安机关责无旁贷。“7.28”案件,从2014年临汾市公安局打黑除恶我们报案到2015年重新立案,扫黑除恶两年来,山西省三级公安机关的调查,都证实:原“7.28专案组”销毁或藏匿了案卷和侦查证据,这是造成“立案不侦、调查中止”的理由,这种理由,折射和揭示出:充当保护伞的“专案组”成员,就是公安队伍的害群之马。但是,长治市公安人员调查后反馈,证实“原7.28事件”的“专案组”安排另案案犯翟永杰顶替“7.28案件的真凶投案自首”,当时翟永杰投案自首,不但因其自使“7.28”事件未受到追诉,而且使翟永杰的另案罪行获得从轻处罚,(判刑一年半)。还证实,这次询问翟永杰时,其否认自己是“7.28事件”的组织者和真凶,还捏造真凶是个死亡之人张某某。原“7.28”案件的自首人翟永杰,八年后供认自己是顶替已死之人张某某自首,这种蹊跷现象不应该成为中止调查的理由,遗憾的是,调查人员电话答复我们:你还是再找山西省扫黑办吧。值此,我们不得不向公安部求助并予以报案,恳求公安部责成山西省扫黑办,继续指派长治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查实真相、查实事实,决不允许“7.28”刑事案件长期“立案不侦、久悬不决”。
       我们始终相信:在特色法制中国,公安部作为公安系统的最高行政权力机关,定会抓住“扫黑除恶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政策契机,对我们报案控告的“7.28案件”及涉黑涉恶的犯罪分子,作出督办和督查,真正实现违法必究的法制社会。我们时时刻刻翘首期盼。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