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控告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姜新生 枉法裁判的补充材料

[复制链接]
泰格_AXaO2 发表于 2021-1-5 00: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临汾市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山西东方财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财富公司”)

   控告人代表:孙瑞林,男,汉族,电话:13934688656.,身份证号: 140102196012024939。

   被控告人:姜新生,男,汉族,原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

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构成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我们认为姜新生法官在(2019)晋10民终2646号案件的审理工作中,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且存在严重的事实认定错误和法律适用错误,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控告人分别于2020年8月11日/2020年10月13日向贵院递交了部分控告材料,现向贵院补充提交我方的如下补充控告意见,并附部分补充控告材料,望贵院予以审查。

一、姜新生法官在(2019)晋10民终2646号案件审理过程中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存在明显的枉法裁判的故意。

1、姜新生法官,故意背离诉讼标的、诉判相悖、混淆法律关系。本案诉讼标的为股东股权确权,即原告诉求确认被告刘华代持东方财富公司在华天盛尧公司60%的股权。然而姜新生法官故意判决:“刘华转让股权行为不存在合同法规定的无效的情形,东方财富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这种故意混淆法律关系,判诉相悖行为,存在明显的枉法裁判的故意。

2、被告刘华对案件事实的查清具有排他性、关键性作用,二审第一次(2018)晋10民终2491号民事裁定书姜新生明确认定:“刘华和李学义均为本案的关键人物,关系到本案事实的查清,一审法院应当要求两人出庭说明相关事实。”,因此,刘华属于必须到庭的被告,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法院有权拘传刘华到庭。姜新生法官在刘华多次庭审拒不出庭、原告东方财富公司申请对刘华采取拘传措施的情况下,法院无合理理由未依法拘传刘华到庭,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存在明显的枉法裁判的故意。

二、姜新生法官在(2019)晋10民终2646号案件判决书中,故意遗漏和回避了案件焦点问题,混淆了不同的法律关系,存在严重的事实认定错误和法律适用错误,构成枉法裁判。

1、李学义、段宇阳在受让涉案股权时明显不具有善意,不能适用股权的善意取得要件。但姜新生法官在审理本案时,故意遗漏和回避了这一焦点问题,并未对李学义、段宇阳是否具有善意这一关键性问题进行审查,未能查明案件事实就妄下判决。

2、东方财富公司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且即使东方财富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其与本案所涉股权纠纷系基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并不影响东方财富公司作为实际股东的身份。临汾琦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琦平公司”)有权另行起诉要求东方财富公司承担违约责任,但在涉案合作协议未经法定诉讼程序被判令解除合作的情况下,涉案合作协议合法有效,东方财富公司作为实际股东依法享有华天盛尧公司60%的股权权益,姜新生法官混淆了股权纠纷与合作纠纷是不同的法律关系,适用法律存在严重的错误。

3、在(2019)晋10民终2646号案件判决书中,姜新生法官在查明三份合作协议真实、刘华代持东方财富公司在临汾华天盛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天盛尧公司”)中的股份属实,且各方并未签订任何合作终止协议和股权处置协议的情况下,仅凭主观臆断涉案合作协议已解除,还认定合作解除就等同于股权消失。这样的判决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

4、刘华与东方财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为股权代持关系,而非代理关系,刘华仅为华天盛尧公司的名义股东,其对东方财富公司不具有任何实质的代理权限,更不具有处分股权的权利。姜新生法官在(2019)晋10民终2646号案件判决书中,将刘华认定为东方财富公司的代理人,认为其代理行为的后果归于东方财富公司,这种认定同样缺乏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

5、姜新生故意混淆法人(东方财富公司)、自然人(刘华、段金中、孙瑞林)主体法律关系,故意混淆股权、债权、债务不同的法律概念和法律关系,这是违背法律的枉法。违背事实的方面也很明显:2016年7月18日代持东方财富公司在华天盛尧公司股权的名义股东刘华与另一被告李学义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第一条第4款约定“甲方(刘华)保证向乙方(李学义)转让的股权不存在第三人的请求权,没有设置任何质押,未涉及任何争议及诉讼:”和第二条第1款约定“甲方转让给乙方的价款自签订本协议书之日起由乙方一次性全额支付给甲方。”根据刘华2018年5月26日的情况说明和以上约定该转让是违规擅权转让。而且刘华未经东方财富公司授权私自将股权转让给李学义的时间是2016年7月18日。判决书“本院审理查明”中反而写道:“2017年7月,刘华将其持有华天盛尧公司60%的股权转让给李学义以后退出了该公司,在刘华退出以后,华天盛尧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即为段金中。至2017年,由华天盛尧公司与孙瑞林及东方泰格公司的各债权人签署《借款清偿协议》,约定前述孙瑞林及其控制的东方泰格公司所举的借款及利息,由华天盛尧公司以房抵债形式代为清偿。”但事实是《借款清偿协议》签订时间为2016年9月13日,不是2017年7月。这是十足的违背事实,《借款清偿协议》第六条约定:“甲乙双方签订商品房认购协议为抵顶借款之用途,”第七条约定“甲乙丙三方的债权债务关系自甲乙双方签订商品房认购协议之日起解除(据债权人殷新明讲至今尚未签订商品房认购协议)。”明明协议解除之日是购房认购之日,不是签订之日、也不是合作解除之日、更不是股权转让理由,且有两份《借款清偿协议》(2017年10月30日)代表华天盛尧公司签字人正是被告刘华,而不是段金中。这说明事实不是判决书所认定的“股权转让后刘华退出了该公司,也不是孙瑞林与各债权人签署《借款清偿协议》,而是刘华与段金中等人的共同行为”。以上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三、索贿未遂,枉法裁判。

姜新生法官在(2018)晋10民终2491号案件审理过程中,通过第三人向东方财富公司法人代表孙瑞林索贿人民币伍万元并答应按上诉状请求裁判,被拒后,姜新生便泡制出这种露骨的枉法裁判。

为此,再次请求检察院依法查清以上控告事实及法律关系,依法界定案件的性质,追究姜新生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并恳请检察院向太原市经侦三队调取刘华的有关“情况说明”的查证笔录,以还原事实真相。

附:1、刘华一份“情况说明”

2、华天盛尧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一份

3、借款清偿协议二份

4、孙瑞林举报段金中“涉黑犯罪”材料一份

控告人:山西东方财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控告人代表:孙瑞林

2020年11月11日

2.png

2.jpg

刘华情况说明4.jpg

图片1.png

殷新明1.jpg

殷新明3.jpg

宋如意3.jpg

宋如意4.jpg




尊敬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公安部/领导:
    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中审阅我的举报信!
   举报人:孙瑞林,男,现年60岁,现住址:临汾市尧都区尧庙镇郭村(交警支队南200米),身份证号码:140102196012024939,电话:13934688656。
我要举报:段金中,男,汉族,临汾市人大代表、尧都区工商联主席,身份证号:142601196205011918,住址:临汾市尧都区解放西路安宇花园E区5号楼7单元802室,电话:13934718888,13903579680。
涉嫌非法侵占罪、不当得利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行贿受贿罪等
犯罪事实:
一、非法侵占他人财产,非法占有他人单位的公章、财务章、财务账簿、有价证券、法律文件等所有单位手续原件。
在2013年-2018年间,段金中将我本人公司山西东方财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合伙人刘华投资到“华门新天地”项目里的上亿元资金,伙同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刘华等人采用变更法人,收买胁迫合伙人、虚拟协议等欺诈手段实施非法侵占到实际控制人为段金中的公司名下,这种巧取豪夺、不择手段的行为给我造成上亿元及利息费用的损失,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秩序,严重侵害了本人的合法权益!
更有甚者,在司法诉讼期间,段金中还私自扣押投资人单位的公章、财务章、财务账簿、合作协议等所有手续原件。这种非法欺霸行为,理应受到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惩处!
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纠集黑恶势力人员,光天化日之下殴打我公司员工。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庄严的人民法院门口,公然对我公司股东实施绑架胁迫,手段极其残忍。
在全党全国依法治国,惩治腐败下沉基层,党中央决策“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仍然不收手顶风作恶。
2018年8月2日上午9时许,我作为“山西东方财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前往临汾尧都区“华门新天地营销中心”找合伙人刘华索要公司公章及公司相关手续时,段金中出面并承认“山西东方财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章及相关证照被他本人扣押并扬言不予退还。
在索要过程中,段金中本人无故殴打我公司员工并指使社会闲散人员对我及随行人员进行威胁。无奈我公司员工立即拨打报警电话。尧庙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进行调解处置。并告知双方当事人到尧都区法院解决纠纷(相关视频可调取尧庙派出所出警视频和华门新天地营销中心及室外监控视频)。双方均表示同意并陆续赶到尧都区人民法院。
此时正值法院中午休息时间,合伙人刘华提议大家先吃饭。吃饭当中,突然来了四辆轿车并下来八、九个身上绣有纹身的年轻人(其中有人携带棍棒)欲将刘华强行带走,我本人及债权人立刻上前阻拦,但对方出言恐吓并威胁阻拦人员,随后将刘华强行塞进车内,扬长而去(相关视频可调取乡贤街派出所出警记录和尧都区法院及周边路段视频监控记录)!
   在当前“扫黑除恶”的严峻趋势下,段金中作为人大代表无视法制,公然向社会挑战,圈养地下“公安”,代替司法机关采用暴力殴打挟持公民的黑恶行为罪不可饶!
三: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徇私舞弊、行贿受贿勾结法官及国家工作人员颠倒黑白弄虚作假。
在2018-2019年司法诉讼期间,段金中勾结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姜新生(已于2020年8月12日涉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及相关国家工作人员对案件针对一审法院(尧都区法院)的两次判决,制造了两次二审的裁定和判决。其自相矛盾的裁定和判决,无视事实和证据,故意不依据《公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五条和《物权法》第106条之规定,反而以“该转让行为并不存在合同法规定的无效的情形”作为法律依据,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错误判决。导致受害人一亿多资金及利息费用损失,非法侵占本人财产的段金中却逍遥法外!
以上为段金中非法侵占本人的财产及涉黑涉恶等罪行的控告,事实确凿,本人对举报承担一切法律责任,相关证据本人全力配合提供,恳请领导能予以关注重视,批示尽快立案并异地办案以彻查段金中的犯罪行为,将此害群之马绳之以法!挽回本人的损失及合法权益!体现法律的尊严和社会的公平、公正!
望尽快立案为盼!

附件:手机视频截图

10.png

11.png

12.png

13.png

14.png

15.png

16.png

18.png

                    




山晋大地 发表于 2021-3-19 16: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律是法官的、法官想用那个用那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