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支强的所作所为

[复制链接]

我叫刘新华,是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人民医院办公室主任徐文娟的爱人,现实名公开举报尧都区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支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徐文娟的相关事实。
     2019年12月17日,为迎接等级医院评审检查,下午下班后,徐文娟安排办公室郭鑫、成建莉加班,一起整理材料。到晚上8:30左右,因孩子在辅导站要去接,徐文娟到德克士给二人买了汉堡,然后去接孩子,送回家准备返回医院,支强书记电话打了过来,徐文娟说:“接了一下孩子”,支强书记说:“你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别人加班你一个人走了,你好意思”、“接孩子重要,还是单位重要”、“你好好接孩子吧,下次大会我肯定会好好表扬你”(有录音)。徐文娟到单位门口,接到成建莉的电话,说书记不让他们加班,让他们回去。徐文娟说,等级医院评审检查对医院来说很重要,要求他们赶紧回来继续准备材料,然后她去支强书记办公室,想给他解释一下,敲开门后,刚开口,支强就说“不用解释,解释不了,我喝酒呢,没时间,别在我办公室呆着,出去……”(有录音,该录音录制过程被打进来的电话中止,仅录取一分钟,后来知道是徐文娟安排留下加班的人返回医院后找不到徐文娟,给徐文娟打电话)。徐文娟给支强解释,支强就骂徐文娟:你算个屁呀,又骂徐文娟是贪污犯、医院采购工衣时收受厂家的钱、是烂货、跟XXX怎么了……,徐文娟当时很气愤,回怼支强就是一流氓、无赖,不配当一个党员和书记,更不配当一个优秀青年干部,支强撩起衣服拍着肚皮说“我就这样”(吵架这一段跟支强一起喝酒的一个人对徐文娟进行了录像)。作为一个党的领导干部,值班期间喝酒,不听取职工的解释,借酒装疯辱骂侮辱职工。口口声声说单位重要,明知要迎接等级医院评审检查,却把徐文娟安排留下加班的人赶走。12月18日早,支强到办公室对其他人说,以后办公室主任不加班,别人不许加班。意思就是别人工作干不完,徐文娟没事干也不许走,这不是明显的刁难吗?这么说是不是院领导都得留下陪着加班呢?既然徐文娟下班后陪别人加班没事干都不可以走,那某次开班子成员会还未开完支强就站起来说他要走,他不开会了,他老婆过生日,要陪他老婆去看电影,说完就走了,这事又怎么说?借支强说我的一句话,是医院开会重要,还是陪老婆看电影重要。开班子成员会,别人有事迟到一分钟他都能吵翻天,他开半截会就去陪老婆看电影就是应该的吗?不就因为他是书记,别人都敢怒不敢言吗?
因为支强跟徐文娟吵架的事,我找到尧都区卫体局领导,局领导对俩人作了工作,我认为这事就过去了,但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2020年5月7日,有病人找到办公室复印病历,正常复印病历在文印室,徐文娟到对面医保慢病中心去沟通时,在楼道里被支强看到,支强就紧跟到办公室,大声呵斥:“徐文娟,你岗位在哪,上班时间串岗”,徐文娟说到医保科协调复印事宜,支强继续喝斥:“谁让你去的,你把今天的事情写个情况说明。”作为办公室主任,与部门之间沟通协调是徐文娟的工作职责,而这却成了支强刁难徐文娟的理由。事情并未了,徐文娟到韩副院长办公室汇报工作时,支强冲进韩副院长办公室,大声吼叫:“办公室上班时间怎么没人”,徐文娟解释,他不听,并指着徐文娟 “要么你给我弄死,要不我折腾死你”,嘴里骂着:“咋你妈个×”,并摔门出去。后来,徐文娟回到办公室后,支强又冲进去破口大骂:“老子就骂你了,我x你妈”。这就是书记的形象!
     为了此事,我第二次找了卫体局领导,局领导找支强谈了话,局领导告诉我和徐文娟,支强承认他错了,并保证以后不会再找徐文娟麻烦。我说,我可以既往不咎,但绝对不能有下一次。
2020年7月8日,我家孩子(10岁)连续三天高烧到39.5°,当时北京新发地疫情还未减轻,学校刚刚放假,为了对社会负责,我们想要排除新冠肺炎。在分管院领导和院长批准徐文娟的请假后,徐文娟找支强签字,要领孩子去医院看病,支强就是不准,还故意安排院办公室和党委办公室人员集中学习医德规范和请销假制度,并说以后要经常组织学习,(支强安排此次集中学习,是在徐文娟提出请假之后,支强才专门安排的,从医院建院到徐文娟请假前,从未集中学过,从上次学习之后,到现在过去了整整半年了,也未再组织学过,是不是故意刁难,是人都能看出来)。当时为了能尽快去给孩子看病,徐文娟甚至给支强跪下了,支强都没准假,要求必须参加学习,学习完后找支强签字他还不给签(大家能体会到一个50多岁的人为了给孩子看病跪下求一个30多岁的领导仍然被刁难时的心情吗),直到快11点了,支强才给签了字。徐文娟回家接上孩子到了医院,医院已经下班了。支强作为党委书记,我们不敢奢求他能关心我们,也不敢指望他能为我们排忧解难,但在新冠疫情还未控制的情况下,明明知道我家孩子发烧,还这么刁难徐文娟给孩子看病,就不怕影响疫情防控吗?为了刁难徐文娟,就连人民群众的健康安全都不顾了吗?这真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党的干部吗?
这件事之后,徐文娟又找了局领导,我也给局领导、区委领导发短信,说了支强与徐文娟事情的前后经过,并提出了要求支强向徐文娟道歉等四项要求。后来,徐文娟找到区委领导,领导告诉徐文娟,上级领导和他都找支强谈了话,并且批评了支强,希望徐文娟退一步,大家心照不宣,以后支强再不刁难徐文娟就行了。徐文娟只求以后能平平安安,于是答应了。
我认为区委领导都出面了,尽管我对支强持怀疑态度,但也认为今后应该不会有事了。可是,我的愿望又落空了,支强还在不停找茬刁难徐文娟。
    支强隔三差五刁难徐文娟,徐文娟已经抑郁了,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们家的生活已受到严重影响。我多次找了上级领导,组织部到医院考察时,徐文娟也向组织反映了情况。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我之前多次找领导就是不想闹得满城风雨,怕对方方面面影响不好。但是对这种出尔反尔、经过领导多次批评教育仍然不思悔改的人,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实名公开举报支强。
作为人民医院的党委书记,酒后上岗欺辱一个妇女职工,不顾疫情防控公然危害公共安全,滥用职权滥用的如此理直气壮,底气和勇气从何而来,如此胸怀,如此品行,如此素养,这种行为举止给党和医院的形象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
刚刚
就这素质还被推选为尧都区第十次党代会党代表,连公示都是贴上照完像就撤了,心虚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