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诉行政不作为案例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21-3-21 17: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行政诉讼状
原告:张鸿雁,女,汉族,1976年8月1日出生,农民,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邮寄地址: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电话18636740164,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
被告: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史安民)
被告: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法定代表人:刘增平)
诉讼请求:
请求贵院责令被告将原告2012年9月18日、2016年2月28日、2016年9月14日的报案线索依法移送有管辖权的单位。
诉讼理由:
2012年9月18日老人祖先的坟头和松树被毁坏让孙子张鸿雁报警,报警后朱定标向派出所民警自告奋勇为张家寻到坟头,可朱定标并不承认其破坏张家祖坟,称处于好心自愿帮助张家寻坟,警方未认定朱定标是否违法,警方听从朱定标的安排,让朱定标给张家祖坟上插上一根树枝作为结案方式,导致张家人精神上受到了创伤;2016年2月28日,张家祖坟被泥浆掩埋10多米后,祖坟位置不详,报警后,派出所出警,但至今未给报案人出是否立案的处理结果,张家人估计了祖坟的大约位置,自修坟堆,用于祭奠祖先,此事件加重了张家人精神上的创伤。
2016年3月由于俩老人已经90多岁高领,无力依法处理移坟纠纷,就委托孙女张鸿雁处理移坟纠纷,一并把他们和其三个儿子写给他们的移坟条件也交托给孙子张鸿雁,坟墓财产归受委托人张鸿雁支配。
2016年9月14日,有陌生人把张家祖坟存在的几百平米范围内的坟地土方挖走10几米深,导致祖坟堆被毁,祖先尸骨可能丢失,张家兄弟三商议一致后报警求助,110接警后,以祖坟财产涉及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不予出警,张向胜老人一气之下,茶不思、饭不想,最后绝食数日,最后于2017年6月15日含恨离开人世。
2017年10月23日,张鸿雁为完成爷爷奶奶的委托事宜,组织张保生、张保俊共同起诉公安局不作为,张保俊表示赞同其他家族成员依法诉讼维权,但自己不愿意得罪人,放弃诉权,有录音为证,案件审理过程中,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向法院递交了2017年11月24日朱定标贿买张保俊做的一份“移坟协议”,在协议当事人作为证人未出庭作证的情况下,法院直接采信了移坟协议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2018年4月25日尧都区法院本案作出(2017)晋1002行初71号判决书驳回我方起诉公安不作为的诉求 、我方不服提起上诉,临汾市中院作出(2018)晋10行终54 号终审行政判决书维持原判,我方不服向山西省高院申请再审,省高院作出(2019)晋10行申38号判决维持原判。
与此同时,我方于2018年5月15日提起民事起诉,请求法院确认上列行政案的证据“移坟协议”无效,尧都区法院一审对民事案件作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裁定,以移坟协议属于涉嫌犯罪线索为由驳回我方民事诉求,我方不服上诉,2018年9月19日,临汾市中院适用殡葬管理条例作出(2018)晋10民终2339号终审裁定,驳回我方上诉请求,临汾市中院认为:移坟纠纷属民政局处理范畴,不属于法院处理范畴,没有否定一审认定移坟协议属于涉嫌犯罪线索的结论。
“刑法解释:第八十八条【不受追诉时效限制的特别规定】第八十八条 第二款: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故法院最终没有对我方起诉被告不履责是否超过起诉期限适用任何法律作出认定,且截止现在,法院与公安局对我方报案线索的管辖范围未达成统一意见,依据“首问责任制”和“《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条 第二款: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的规定,报案人的报案线索首先应该被厘清属于行政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被告应该受理原告的三次报案,或者应该将原告的三次报案线移送有管辖权的机关,其履责义务从接到原告报案后至今呈持续存在状态,2021年1月22日,我向被告提出将我的三次报案线索移送管辖的请求,被告超过2个月被告没有履行移送管辖的法定职责,且没有作出受案决定,故我不得不请求法院责令其履责。
此致
尧都区人民法院
诉讼人:张鸿雁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